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: 海南日报 | 南国都市报 | 南海网 | 南岛晚报 | 证券导报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
2015年04月08日 星期三      报料热线:966123
当前版: 006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 
标题导航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亲恩未及报 徒令存者伤

  寄信人 郭增吉

  收信人 爸爸

  爸爸,继续在天堂讲故事吧

  亲爱的爸爸:

  我知道,这是一封寄不出去的信,但还是写了下来。我想,如果在天有灵,父亲,您老人家一定能感应到。

  解放前有几亩薄地,爷爷硬是变卖家产,让您上了几年学。您很刻苦,识了不少字,您的算盘在村里首屈一指,在队里当过会记,在食堂当过事务长。您写一手好字,常常替村民写信。特别是过年时,全村几十户人家的对联,几乎都是您一手写的。那时没有现成的墨汁,我几岁时就帮您用砚台磨墨。写了对联,还要写福字,写小帖儿等。往往是别人家的都贴上了,咱家的还没顾上写。您的正直与善良,很受村里人的尊敬。

  您看过许多书,人们都喜欢听您讲故事。那时文娱生活非常贫乏,听故事就是最大的乐趣了。白天大伙儿在队里上工,晚上吃罢饭,除了开会学习,就是坐在大街两旁的青石板上,听您讲连头本的岳飞传、杨家将、隋唐演义等。村里有座砖瓦窑,出了砖瓦后,里面有好长时间还有余温。寒冷的冬晚,邻居们就来到砖窑里,让您继续讲故事。没有灯,伴随着烟袋上一闪一闪的火头,大家鸦雀无声,只有您有板有眼的讲说,直到深夜。

  对我们弟兄几个,您要求很严格,却不苛刻。从五六岁时就教我们读书识字,学做人的道理和生存的本领,为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奠定了基础。

  您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。打我记事时起,您便经常咳嗽、吐痰。整个冬天,您几乎没有脱衣睡过一个囫囵觉。您总是披着一件破羊皮袄,背靠一大包用粗布床单裹起来的麦秸,整夜地坐着喘气、咳嗽、吐痰。到了白天,您还要挣扎着上工,去挣低得可怜的工分。您要养家啊!

  您只活了57岁便去世了,那年我刚15岁。因为家穷,您竟然没有照过一张相片,这一点至今让我们弟兄感到惭愧和遗憾。但是,您的形象,却永远留在我们心中。

  父亲,愿您在另一个世界健康、幸福、安好。

  您的儿子:郭增吉

  背后故事

  父亲会讲故事,是他的偶像

  “我也老了。”现年59岁的郭增吉家住河南,是一名人民教师。回忆起几十年前去世的父亲,他却像是回忆一个依然在身边的人。他说,他15岁那年,父亲便走了。父亲没有留下一张照片,他却还记得父亲有“很瘦很长的脸”,患病“老是咳嗽”。

  父亲读过许多书,会讲故事,是郭增吉的偶像。在那个特殊的精神贫乏的年代,父亲用记忆所及为郭增吉讲述那些书中读来的故事。就连邻居,也被吸引来听故事。

  郭增吉说,父亲那一代人,为了养家把性命都搭上了,责任感是非常强的。但现在的孩子对这些先人的精神已经不重视了,于是他想写出来,“让孩子们看一看”。(南国都市报记者 杨金运)

  寄信人 王瑞珏

  母亲,您放心地安息吧!

  收信人 母亲

  敬爱的母亲:

  您好!自从您离开我们到了天堂以后,我天天在思念您,在梦中也经常梦见您,醒了,却见不到您,我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了。回忆起您过去的一切,一幕一幕的就呈现在我的眼前……

  你出生在文昌南阳革命老根据地的一个农村,因家穷,没有上过一天的学堂,但您勤劳能干、懂得做人的道理,出嫁后,孝敬公婆,农忙种地,农闲时就砍柴挑去县城卖,换回食油与盐巴。

  我最记得的是,解放前,常有琼崖共产党人来我们家,您总是热情地接待,家里就是有困难,你也拿出大米支援他们。可是有一次,这是我印象最深的,我终生都难以忘怀的。在1948年初的一天夜晚,夜深人静,没有月亮,阴沉沉、雨蒙蒙、猫头鹰咕咕地叫,家养的狗也叫了,家门也呯呯碰碰地响,您醒了,迅速起来开门迎进来两个所谓的“共产党人”,由于你有支援共产党的心,分不出真假,很快地也把米给了他们,不料第二天,天刚亮,您就被以“通共”的罪名,被国民党抓去县城的紫贝岭上关起来。后来我才知道那两个家伙原来是伪装共产党人的国民党人。那时是年迈的祖母多方托人花了钱,国民党才放您出来。这件事的发生,使我更加憎恨国民党。

  你常要教诲我,要勤俭节约持家,为公家办事也要节约,记得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,国家号召全面节约,当时的纸非常紧俏,我利用时间,用旧报纸做了很多封信,作为传发当地的信件用,因此受到领导的表扬,这也是您的功劳啊。我有您这位母亲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  母亲,我已经81岁的人了,不过身体还可以,您的孙子孙女,家庭生活都挺幸福、美满。特别值得高兴的是,您的重孙研究生毕业,重孙女大学本科毕业,在校读书期间都被评为优秀班干部,优秀共产党员,他们毕业后,很快就被聘了工作。

  母亲,您放心地安息吧!

  你的女儿:王瑞钰

  背后故事

  我的母亲活了108岁

  王瑞钰说,她的母亲于2011年11月23日去世,享年108岁,是一位百岁老人。

  今年81岁的王瑞钰阿婆说,在母亲面前她永远是孩子,她的老伴是渡海解放海南岛的部队军人,结婚后调到广西、湖南、广东等地工作,他们的三个孩子都是由母亲照顾长大,对人特别好。

  后来,她在长沙市委工作后,母亲也来到她身边,经常把住的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经常把一些家庭琐事做得很好。

  1996年母亲回到海南。为了照顾母亲,2001年王瑞钰办理了离休手续,回到海南专门照顾母亲,没有人照顾,母亲会很孤独,要让她安享晚年。王瑞钰阿婆说,当时还有媒体报道她照顾母亲的事迹。

  “母亲的教诲要勤俭节约持家,在子孙后代中一直流传下来。”王瑞钰说。

  (南国都市报记者 王洪旭)

  寄信人  梁苍

  收信人 妈妈

  妈妈,您的善良孩儿铭记在心

  亲爱的妈妈:

  您在天国见到外婆了吗?

  乙未年春节正是万家欢聚时刻,我们兄妹几人却守候在医院清冷的ICU室为病危的您担忧和祈祷。非常不幸,最终您无力抗争病魔,于大年初二远离了尘世。今年清明是您刚离开我们的第一清明节,这个断魂的时节,令儿女情何以堪!

  您一生命途多舛,出生于日军入侵海南的战乱岁月,4岁丧母。据长辈回忆,在外婆出殡仪式的灵堂前,亲人们抱着您叩拜,幼年时的您说了声“妈妈睡觉啦”,令在场的亲属和邻里无不失声恸哭,肝肠寸断。

  因年幼未能记事,因此“妈妈”这个概念对您来说是模糊的,也是奢侈得可望不可及的,是您一生的痛楚与缺憾。妈妈,您一生都未能体会到何谓“母爱”,实在是太不幸、太可怜。每回在现实或影视剧中看到没娘的孩子,您都会触景生情,潸然泪下。

  您是一个善良的人,我小时家贫,一家几口挤着破旧的茅草房。遇到上门行乞的流浪汉,您总是不假思索地施舍。儿时的我十分不满,嘟嚷着“为何不将这一毛钱留给我买冰棍呢?”您微笑着开导,人家是迫不得已才离家乞讨的。更让邻居阿姨们匪夷所思的是,如遇上没零钱,您总是不厌其烦去小摊换钱再给乞丐,这种举止成了邻里们的笑谈,对别人的不理解,您却是一笑了之。

  近些年来,我们的生活渐有好转,您一辈子没坐过飞机,正欲带您出岛旅行,您却瘫痪卧床,长年与轮椅为伴。如今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内疚和遗憾,令人感到钻心的痛。

  妈妈,病痛的折磨没能让您留下一句叮嘱。在天国能否与外婆相见团聚,是儿女们的牵挂。如果见到了外婆,请您托梦或显灵告知儿女们吧!

  您的儿子:梁苍

  背后故事

  母亲没感受过“母爱”,却对孩子加倍疼爱

  梁苍的母亲自幼丧失了母亲,没有感受过“母爱”,但终其一生,她都在为几个孩子操劳。梁苍说,母亲当过码头搬运工,当过水手,由于父亲患病,母亲便担起了这个家庭的担子。家庭贫困,村里也不重视教育,当哥哥和姐姐没钱上中学时,村里人都建议她让孩子出来干工,但母亲却态度坚决,一定要供孩子读书。最后,选择向人借钱。

  梁苍记得,生活在三亚,台风多,家里的是茅草房,难以抵挡台风的袭击。每次,收音机里传来台风的消息,都会令母亲胆战心惊。如果台风级数大,她就把几个孩子安顿在孩子的伯父家,自己留在家里守护茅草房和简陋的财产——一条小船。

  这两年,梁苍和兄妹们的生活渐渐好了,计划着带母亲坐飞机去洛阳,去开封,去西安,去那些母亲听戏听书的时候熟悉的地方。但是,母亲却突然摔倒了。“我们想把她的腿治好了就带她去,没想到她卧床不起,染上了其它病去世了。”

  这,成了梁苍心底永远的遗憾。(南国都市报记者 杨金运)

  寄信人 牛朝露

  收信人 父亲

  爸爸,在天堂能否听到儿子迟来的忏悔

  亲爱的父亲:

  别人在写给父亲的信里,是多么的歌颂和赞美,我在给天堂的父亲写信时,却是迟来的心痛与忏悔……

  有一天,父亲为了挽救几乎走火入魔的儿子,终于下定决心把儿子的书籍一把火烧了个灰烬。当儿子看到丝丝的白烟和残存的火苗时,一气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。一把抓住父亲三拳两脚打到在地。

  “老四,干什么,他是你爸呀。”当时唯一在场的大嫂大叫一声。“我爸”,一惊之下意识才有点清醒,我才停止了对父亲的暴力。那时父亲被几乎疯狂的儿子的举动吓着了,倒在地上显得可伶,迷茫与无助,但那时我没懂。

  我一睡几天,开始帮父母做一点事情,后来无助的父亲将我送上了社会。在社会上,在工作中,我学会了好多的东西,也懂了好多的道理,慢慢地懂了父亲眼里的迷茫、无助和可怜是什么。

  老实巴交的农民父母,全靠肩挑背磨,没日没夜起早摸黑地干活,养活我们六兄妹是多么不容易。当时我满脑子都只有读书,死读书、硬读书,却又屡屡考不上。父亲为了挽救我却被我打倒在地,天底下有几个儿子会把父亲打到在地,也怕只有我了。也就是因为这样,在我清醒的时候,我后悔了,我知道错了,我怕了。我对父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。

  在这里,通过南国都市报启动的“天堂信箱”,写一封寄往天堂的信,给父亲认错,向父亲请罪,我心里会好受一点点。

  在天堂,在云间的父亲,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儿子迟来的忏悔,爸,原谅儿子吧。儿子早已知道错了。

  你的儿子:牛朝露

  背后故事

  2008年大雪错过给父亲认错的机会 他悔恨终生

  牛朝露现在居住在海南省三亚市,他说,本来一直想在父亲有生之年,跪在父亲面前当面向老人家认错,请罪……而这个愿望,因一场大雪让他失去了机会,因此他悔恨终生。

  牛朝露说,他的父亲在2008年的那场大雪后去世,那时他正在广东打工,原本春节前要回家的,没想却遇上了60年一遇的大暴雪,而使他不能成行。节后几天,他的父亲病重,他急忙上路往家里赶,随后接到妻子电话说,父亲在早上8点钟已经走了。

  “我一下泪如泉涌,遗憾悔恨得心如刀绞。”牛朝露说,他不是悲痛父亲的去世,而是还没来得及向父亲认错,向父亲请罪。这将令他悔恨终生。

  最后,牛朝露说,他心里也总想,或许父亲早已原谅了他,早已宽恕了他;可是他觉得,他拳打父亲是大逆不道,是天底下不可饶恕的罪,“儿子后悔得心痛,痛、痛……” (南国都市报记者 王洪旭)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   第001版:头版
   第002版:要闻
   第003版:关注
   第004版:评论
   第005版:清明时节
   第006版:清明时节
   第007版:关注
   第008版:关注
   第009版:城事
   第010版:社会
   第011版:广告
   第012版:社会
   第013版:社会
   第014版:社会
   第015版:热线
   第016版:聚焦·刘翔退役
   第018版:IT·家电周刊
   第019版:IT·家电周刊
   第020版:财富
   第021版:国内
   第022版:国内
   第023版:国际
   第024版:@我
   第025版:彩票
   第026版:彩票
   第027版:史事
   第028版:广告
   第029版:椰树
   第030版:健康
   第031版:星闻
   第032版:广告
   第033版:南岛晚报都市生活圈
   第034版:真的吗
   第035版:海南档案
   第036版:去哪玩
   第037版:新煮意
   第038版:海文化
   第039版:身边人
   第040版:车生活
   第041版:E识流
   第042版:手工坊
   第043版:健康态
   第044版:老来乐
   第045版:史小语
   第046版:奇趣事
   第047版:新语丝
   第048版:图视汇
亲恩未及报 徒令存者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