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: 海南日报 | 南国都市报 | 南海网 | 南岛晚报 | 证券导报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
2015年04月08日 星期三      报料热线:966123
当前版: 005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 
标题导航
一个平台承载许多情 “一封寄往天堂的信”反响热烈~~~读者仍可发送哀思已故亲友信件 本报将适时择优选用
一个平台承载许多情 “一封寄往天堂的信”反响热烈~~~读者仍可发送哀思已故亲友信件 本报将适时择优选用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一个平台承载许多情 “一封寄往天堂的信”反响热烈

清明虽过“天堂信箱”继续开

读者仍可发送哀思已故亲友信件 本报将适时择优选用
  很难有一个栏目,能汇聚那么多暖心的泪水。

  写信的人流泪了,颤抖的笔尖或敲击键盘的手指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庄重真挚;读信的读者流泪了,字里行间,寻找着记忆的纹路;采访的记者,也在采访时完成了对自我的一次洗礼,流下了热泪。在故事的传递中,精神的力量春风化雨,滋润了记忆的土壤。

  一封封写给天堂的信,写给逝者,也写给自己,写给后人。

  面对读者热切的企盼,我们决定让“天堂信箱”继续开着。

  南国都市报记者 杨金运/文

  一个平台 “几十年来第一次给爸爸写信”

  郭增吉的父亲去世的时候57岁,而今郭增吉已59岁。这是几十年来,郭增吉第一次给父亲写信。“以前有话想说,好多思念想倾诉,没地方说。”于是,当他从互联网看到南国都市报开设的“寄往天堂的信”栏目时,心里亮起了一盏灯——终于,可以和父亲说说话了。

  尽管远在河南,距海南山长水远,尽管不知能否发出,他没有放弃这个机会。

  “我知道,这是一封寄不出去的信,但还是写了下来。我想,如果在天有灵,父亲,您老人家一定能感应到。”郭增吉在信的开头写道。信中,一字一句,尽是对父亲的思念。

  “这样的倾诉,比到坟头上香更真挚,更有意义。”郭增吉说。

  3月22日,南国都市报开通了“天堂信箱”。消息发出,如一片瓦片落入了读者记忆的湖面——读者这才惊觉,原来,我们已经遗忘了还可以写信,原来,我们有很多话想对逝者说。

  一封信,又是一封信,七十多封信,自全国各地发来,落入了“天堂信箱”。

  “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,你才会发觉,孝心是一种觉悟,当你觉悟到的时候,往往已经太晚了。”来自昌江的郭维前坐到电脑前,敲下了“一封寄往天堂给爸爸的信”几个字,然后,他转了一行,又敲下几个字——“了却的心愿”。“我希望爸爸能看到。”郭维前说,他通过书信和父亲说话时,父亲生前的种种,就像电影一样,一幕又一幕,催人泪下。

  明知道,天堂缥缈,但话里话外,逝者音容犹在眼前。

  收信人的“特殊”,让这个信箱营造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庄重。一位叫李小红的寄信人,连续发了六次,对写给已逝的父亲的信,一次次修改,她生怕这封信里出现一个错别字,生怕有一个语病。“如果有可能,我希望下辈子,下下辈子,还做您的女儿。”她写道。

  而当信件得以刊发的时候,她给记者发来了短信:“您好!感谢你们的辛勤劳动及无私奉献!有了你们的付出,天下孝子贤孙的孝心有了安放的地方。”

  一个信箱,成为了记忆的引线,成为了孝心的安放台。

  一份感动

  大男人看那些信件也落泪了

  感动和伴随而来的泪水,是这些“寄往天堂的信”结出来的晶莹果实。

  清明临近的时候,南国都市报负责民政口线的记者徐善应便开始变得更加忙碌。读者寄出的信,他既是记录者,也是第一位读者。

  “很多信件,真情实感,令人有身临其境感。”他记得,有一封信,是读者许声军写给他的奶奶的,他读着的时候,不知不觉湿润了眼角。当读到“每当我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到家门口时,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您,您急忙地拿下我背上的书包,用和蔼的语气对我说:‘累了吧,饭已经做好了,快去洗手,吃饭吧!’”时,他的眼泪夺眶而出。徐善应想起了他的外婆。以前较少打电话回家的徐善应,这段时间每一两天就要往家里打一次电话。

  与徐善应有类似感受的,一位叫李山的读者读了“寄往天堂的信”后,给记者发来了短信:“记者同志,非常喜欢今天都市报上发表的——愿天堂里有爸爸的笑声,写得很感人。我是个男人,边看边流泪。希望多发表这类文章。希望天下子女都能孝敬父母到百年。谢谢!”

  一份希冀

  “让子孙后人也记住来时的路”

  73岁的纪绍英这几天回万宁老家祭祖。逢到老乡,逢到亲戚,逢到后人,纪绍英便会给他们介绍:“南国都市报有一个‘寄往天堂的信’的栏目,大家可以好好看看。”

  纪绍英觉得,无论时代如何发展,人,都不能忘本。这也是他给去世的老母亲写信的原因。1945年5月2日,他的母亲和村里280多位惨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刺刀和枪声之下。这段记忆,纪绍英希望子孙都能铭记。然而,到了孙辈,对于那段历史便不那么关心了。即使纪绍英跟他们说起,他们也木然,没有什么感受。

  “他们对于历史不感兴趣,对于家乡也没太多情感。”纪绍英担忧。

  于是,当纪绍英写信的时候,他既是写给在天堂的母亲,又是写给自己的心灵,更是写给子孙后代。“等祭祖结束,我就会叫他们好好看看,让他们永远不要忘记历史。”

  多位写信之人,都有此愿望,希望能借着对逝者的追思,启迪后人。

  来自河南的郭增吉也希望孙辈能看到自己发表在南国都市报上的信。“家族记忆正在失传断代,现在的孩子不重视传承。”郭增吉说,设立这样一个平台,有助于让下一代知道上一代的故事,让他们在故事中感动,传承好的精神,“让子孙后人记住来时的路”。

  一个决定

  寄往天堂的信箱继续开通

  陈锦书不久前在南国都市报刊登了一封写给母亲的信。他的小学同学、中学同学以及在社会上的朋友看了,都为他对母亲的那份感情所打动。而陈锦书在茶店喝茶的时候,朋友们谈话的内容,也常常是南国都市报新开的这个“天堂信箱”栏目。

  “如果这些来信能编成一个册子,每个寄信人留一本就好了。”陈锦书说。

  “这是一张信息纷繁的报纸上,唯一能让人心灵安放的栏目。”年轻读者林小姐这样评价“天堂信箱”这一栏目。

  林女士认为,一张报纸,应该给她的读者以心灵的家园,真正的家园。看一封追思信,读一种人间情,上一堂伦常课,推己及人,反思当下,涤荡心灵。“我希望这是一个永不关闭的邮箱,静静地存放这个城市最深情的故事,静静地观望并承载这些人最温暖的情怀。”

  读者的倾诉热望,对“天堂信箱”的期待,已不是清明数日可以成全。于是,为了那些不断涌来的信件有一个抵达“天堂”的信箱,为了那些思念有一个安放之处,南国都市报决定,继续保持“天堂信箱”,不定时地选取部分较为有价值的信件进行刊登,为读者提供一个安放心灵的地方。

  天堂信箱 投递注意事项

  700字左右,内容真实。投递方式:发送邮件至邮箱:swrb007@163.com,或者直接寄送至海口市金盘路海南日报报业集团10楼南国都市报社新闻中心。稿件可以笔名或真实姓名发表。投稿时请在文中后面用括号注明地址、联系电话,方便记者核对联系。本报将根据实际情况适时、择优选用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一个平台承载许多情 “一封寄往天堂的信”反响热烈~~~读者仍可发送哀思已故亲友信件 本报将适时择优选用
一个平台承载许多情 “一封寄往天堂的信”反响热烈~~~读者仍可发送哀思已故亲友信件 本报将适时择优选用
   第001版:头版
   第002版:要闻
   第003版:关注
   第004版:评论
   第005版:清明时节
   第006版:清明时节
   第007版:关注
   第008版:关注
   第009版:城事
   第010版:社会
   第011版:广告
   第012版:社会
   第013版:社会
   第014版:社会
   第015版:热线
   第016版:聚焦·刘翔退役
   第018版:IT·家电周刊
   第019版:IT·家电周刊
   第020版:财富
   第021版:国内
   第022版:国内
   第023版:国际
   第024版:@我
   第025版:彩票
   第026版:彩票
   第027版:史事
   第028版:广告
   第029版:椰树
   第030版:健康
   第031版:星闻
   第032版:广告
   第033版:南岛晚报都市生活圈
   第034版:真的吗
   第035版:海南档案
   第036版:去哪玩
   第037版:新煮意
   第038版:海文化
   第039版:身边人
   第040版:车生活
   第041版:E识流
   第042版:手工坊
   第043版:健康态
   第044版:老来乐
   第045版:史小语
   第046版:奇趣事
   第047版:新语丝
   第048版:图视汇
清明虽过“天堂信箱”继续开
信兴电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