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版:情感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2012年6月15日 星期  上一期    下一期  [ 标题导航 ] [ 版面导航 ]
     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父亲的酒心巧克力

  八十年代初,零食少得可怜,糖似乎只有过年才能装满衣兜,而且绝大部分是那种廉价的水果糖。与别的小孩子不同,我最盼望的不是过年,而是每年的初夏,记忆里父亲总是在这个时候休探亲假,回家探望母亲和妹妹的父亲会在中途下火车,看看跟姑母一起生活的我,大包小包里满是瓜子、花生、果干一类的零食,让我的嘴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五岁那年,父亲除了带给我这些吃的,还另外给我两个精美的大盒子。刚打开盒子,一股香甜的味道就扑鼻而来,那里面是一颗颗玻璃糖纸包裹的小酒瓶,五彩缤纷的糖纸在小酒瓶的顶部拧成一朵花,这些顶着花的穿着漂亮外衣的小酒瓶们,站在盒子里属于自己的小格子里,花枝招展得像群大姑娘。

  “来,咬一口”,父亲剥开一颗放在我嘴边,我小心地用门牙咬下小酒瓶顶端,一股子香甜在齿间打旋,是水果糖没有的味道。我张大了嘴,等父亲把剩下的小酒瓶都放进嘴里,一股更香甜的液体在嘴里四溢,。父亲问:“好吃吗,这是酒心巧克力。”我舌头甜到都腻起来,使劲点点头,鼓着腮帮子往着父亲笑。“来,再来一颗。”父亲望着我嚼个不停的嘴笑。

  酒心巧克力,是我幼年关于父亲的最深的记忆。等到大些了,对父亲才有了更多的印象。我十岁那年的暑假,与母亲、妹妹去父亲工作的单位玩,近两个月的时间,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翻看父亲的书,那些书都是父亲自己抄录的,32开的白纸对折一页页用青线装订成册,工整的小楷俊秀而飘逸,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的眼球,在一个个高原的清晨和黄昏里,我坐在父亲单位宿舍的门槛外,一字字地读着那些我不懂得的词句。

  细细算来,我人生的前25年,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不足一年。父亲退休后,在一起的时候多了许多,特别是这两年,父母搬来与我同住。

  可是,父亲,老了。不光是那满头的白发,还有日渐衰弱的身体,2001年的那场大病几乎要了他的命。这几年,心脏上的毛病更是折磨着父亲,每年都要到医院报到两三次,吃药更是每天的必修课。

  父亲,老了。有很多的关于父亲的故事在那些流逝的岁月里遗失了,望着父亲的皱纹,我总在猜想那里埋藏着多少过往和沧桑。有很多的问题我都没问过父亲,例如那两盒酒心巧克力会花去他当时每月工资的几分之几;例如,那一本本自制的书是如何陪他熬过一个个孤单的夜……(胡晓霞)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

  海南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 新闻热线:0898-66810222 [使用帮助] [版权说明]
   第001版:首版
   第002版:向“庸懒散贪”开战
   第003版:向“庸懒散贪”开战
   第004版:向“庸懒散贪”开战
   第005版:评论
   第006版:喜迎十八大
   第007版:重磅
   第008版:城事
   第009版:三亚
   第010版:琼州人才风采
   第011版:人物
   第012版:城事
   第013版:舌尖上的海南
   第014版:职工之家
   第015版:社会
   第016版:热线
   第017版:关注第四届省运会
   第018版:国内
   第019版:国际
   第022版:欧洲杯
   第023版:欧洲杯
   第026版:财富
   第027版:股市
   第028版:彩票
   第029版:彩票
   第030版:健康
   第031版:家庭
   第036版:早茶
   第037版:情感
   第038版:史事
   第039版:读书
   第040版:娱乐
父亲与他的手表
父亲的酒心巧克力
本报继续征集《父爱故事》
“少年中国”连续8年领跑海南夏令营第一品牌
舌尖上的爱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