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3版:情感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2012年5月4日 星期  上一期    下一期  [ 标题导航 ] [ 版面导航 ]
     
放大 缩小 默认
花般的女友竟然是未婚妈妈

  ●倾诉者:

  男主角:王任年 40岁机关干部

  女主角:花蕾 30岁 小学老师

 

  你有什么情感困惑,情感热线一如既往为你开通。我们将倾听你的故事,分享你的情感点滴,分担你的无助与困惑。

  欢迎拨打情感热线:

  15120793763   15120793713

  (时间:上午9:00-11:00;下午15:00-18:00)

  情感咨询  真情告白  发邮件至ngqg@sina.com

  1年多前,离异的王任年开始积极地物色再婚对象,从各方面综合考量,花蕾是其中最符合要求的一位。两人相处了半年多,感觉一直很好。两个月前,花蕾把侄女从县市接到武汉来上小学,王任年在无意中发现她们竟是一对亲生母女……

  谎称未婚的花蕾有着怎样秘密的感情经历?真相的背后,藏着多少不便言说的苦楚?他们的亲密关系还能继续下去吗?

  他说

  预备再婚的对象竟是未婚妈妈

  今年3月17日,周六,我早起去了趟菜市场,买了些新鲜的蔬菜水果,开车给女友花蕾送过去。2月底,她读小学二年级的侄女从老家转学到武汉来,可把她忙坏了。除了负责帮侄女办妥所有转学手续,她还得替嫂子在学校附近物色合适的房源,长期租住下来。此外,侄女第一次来武汉,到了休息日,花蕾就当起了全职陪玩,带侄女上公园、动物园和海洋世界玩,到商场买新衣新鞋和书包文具,去大小餐厅湾子旮旯吃美食。我心疼她,但碍于我俩的恋爱关系尚未公开,不便出面陪同,所以只能默默地为她做点力所能及的后勤工作。

  9点半,到花蕾家小区时,她已经带着侄女和嫂子出了门。我掏出备用钥匙进屋,把食物分类放置好后,正准备离开,发现厨房门口立着两袋垃圾。一定是花蕾慌着出门,忘了扔出去。我边想边拎起垃圾袋,谁知袋子的底穿了,垃圾撒了一地。

  我连忙蹲下来清理打扫,在重新将垃圾装袋的过程中,我的视线停在了一沓被撕成大片的纸屑上。那是一些户口本内页的复印件,细细一看,我当时就震惊了。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,花蕾和花乐阳是母女关系!刹那,我真的有如五雷轰顶。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努力让混乱的大脑冷静,反复回想着和花蕾交往的点滴,从中寻找头绪。

  花儿般娇艳的女人

  2011年春,花蕾和我经各自的熟人牵线相识。她小我10岁,身材面貌姣好,在一所小学当语文老师。

  4年前,我离异后,有一两年时间一直陷于情绪低谷,对相亲老是提不起兴趣来。直到2010年上半年母亲病逝,我方觉人生苦短,找个相爱的人相伴到终老,此生才无憾。那年内,我接触了不少女性,有的与我一样,和前任伴侣性格不合,从而婚姻破裂,有的遭遇过家暴,有的运气不好丧了偶。从她们身上,我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纷繁复杂的小世界。找了近一年时间,都没有一个合眼缘、能填补我内心空缺的女人出现。就在我快要对再婚这件事绝望的时候,花蕾走进了我的生活,她人如其名,像花儿般娇艳,灿烂的笑容,大方的谈吐,一下子就牢牢抓住了我的眼球。还有一点,她未婚未育,这样的女人没有负担,对家庭生活存有美好的憧憬,比较容易被引导和塑造。

  交往了两三个月,我和她基本确立了恋人关系。有时候,我还真感谢现在这个观念开放的社会,它让部分未婚女性不再把初婚对象,死死框在未婚男性身上,因而像我这般走过弯路的离异男性,也得到了花蕾这类未婚女子的青睐和肯定。

  其实,在相识之初,我也不由得怀疑过这点,想着这么美好的女人当真不介意男人有婚史吗。害怕上当受骗,我也例行公事地向花蕾委婉提出看一看户口本,确认她未婚(当时花乐阳的户口还未转到花蕾的户口簿上),我悬着的心才落了地。记得当时,她用带着责问意味的语气说:“结过婚的女人又怎样?!每个人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和权利,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。”我歉意地笑了笑,想着她大概是猜到了我的小心思。可现在回想起来,那种感觉就变了味,难道当时她是在为自己过去的某段经历申辩吗?

  至此,一连串的疑点从我脑中扑腾而出。

  爱走到终点了吗

  从一开始,花蕾就是这样跟我介绍她的家庭组成的:父母在农村,上头还有一个哥哥,在县城打工,已娶妻生女,侄女花乐阳是个小美女,已经上小学了。

  去年底,我曾到J县出公差,那里离花蕾的老家仅十几公里远。本来我打算买些礼物,专程去看看她的家人,可她不让,说我们的关系没公开,家里人还不知道,等以后再找机会正式登门。

  在所有的家庭成员中,当属花乐阳和花蕾的关系最亲近,几乎隔天她就要跟小侄女通电话,询问她的学习情况,每个月,她都要网购一些漫画书、益智读本和英语教学VCD,寄回老家。花蕾说,她特别喜欢小孩,自己又未婚未育,就这么一个侄女,当然要加倍对她好。有时,我虽然觉得她们关系过于亲密,但听她这么一说,也没深想。

  大概是在春节前后,花蕾开始着手准备花乐阳转学的事宜,“县城小学教学质量一般,我哥哥一辈子没什么出息,总不能让孩子也没出息吧!”

  对这事,我是有所顾虑的,花乐阳到武汉上学,谁来照顾她?如果花蕾把精力都放到侄女身上,和我相处起来自然是分身乏术了。不过后来花蕾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她嫂子常年没有工作,会过来陪读,她再想法子给她们母女找个住处。我便没再多说。

  其实,尽管我和花蕾只相处了半年多时间,若不是无意中在垃圾袋里发现了她的秘密,我还真的从未对她的身份、家庭和婚史怀疑过分毫。我不想托人去调查她的底细,如果那么做,无异于手刃了我对她付出的所有感情,我想亲口听她说明一切。

  3月18日,周日,我把花蕾约出来,将粘好的一张户口本复印件摆在她面前,她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。

  “希望你不要再骗我,我关系网四通八达,想查什么都是分分钟的事。”我先表明了态度。

  她几度欲言又止,可见内心斗争有多么激烈,良久才发话:“关于这件事,我不想说抱歉。至于为什么没能坦白地讲出来,我是有难言之隐的。如果你爱我,就请尊重我的做法;如果你接受不了,我们只有分手……”

  从谈判之后,我们约定分开一段时间,好好考虑彼此的关系。花蕾收回了我手中她家的钥匙,并将我家的钥匙归还。她拒接我的电话,也不回我的短信,对我避而不见。说真心话,我不想和她分开,可她什么都不说,这让我如何去了解真实的情况,更无从去谈接受啊。

  她说

  青春的伤痕

  记者试着和花蕾联系过几次后,她意外地有了回应。在断断续续的交谈后,记者也大致了解到花蕾过去的情感经历。以下是花蕾的自我介绍。

  10年前,也就是2002年,我在省内某师范学院读书,课余打工的时候,在当地一户人家给他们的孩子做家教。那家的男主人叫陆明,当时32岁,在当地卖建材。陆明的老婆很霸道,脾气不好,经常当着外人和孩子的面大骂陆明。有时候,他老婆不在家的时候,他就找我聊聊天,诉诉苦。那时的我刚刚20岁,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,日子久了,就莫名地喜欢上了这个苦情的男人。

  一天晚上,陆明打电话约我到家里去。我以为是孩子的事,就过去了。哪知一进屋,陆明一把搂住了我。那天他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办事去了,只有他一个人在家,我闻到他身上浓浓的酒味。大概是喝得有点醉了,他死死地抱着我,不停地说话,接着凑上来吻我,我本能地想推开他,但根本抵抗不了……

  其实,陆明这么做是违背了我的意愿的,虽然我是喜欢他没错,但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成了家的男人。那次之后,我不好意思再面对他的妻儿,便辞掉了家教的工作。可一两个月后,我发现自己例假没来,医生说我怀孕了。

  一时间我真是手足无措,而陆明早已吓得魂都掉了,三天两头催我去打掉孩子。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,只觉得孩子是无辜,况且他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,我觉得为自己所爱的男人生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我决定不顾陆明的反对,偷偷回老家生下孩子。好在当时就快毕业了,趁着肚子还不显,我把毕业相关的事情都办妥了,独自一个人悄悄回了老家。

  在农村,未婚生子是很丢脸的,可那时候我很倔,非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,等到后悔时已经晚了。

  女儿出生后,我给陆明打了个电话,让他过来看孩子。他一丝喜悦都没有,还在电话里说他从来没让我把孩子生下来,是我自己非要生,所以这孩子他不认,也不会养。看着他急于跟我们母女撇清关系的德性,我就觉得恶心,发誓从此不再和他来往。那天,我给女儿取名为花乐阳,跟我姓,从今往后,她就是我一个人的孩子。

  想结婚是现实所迫

  花蕾(以下简称“花”):过去的事我很少跟人提起,除了村里的人,几乎没人知道。事到如今,王任年发现了,我无话可说。

  记者:(以下简称“记”):你的做法我非常理解,一定是为了保护你的女儿吧。

  花(顿时哽咽了):还是女人了解女人。这些年,我过得真的很辛苦。为了给孩子存钱读书,我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哥哥和嫂子抚养,一个人到武汉来闯荡。好在当年我坚持完成了学业,拿到了毕业证,否则连工作都找不到一份。这应该是这些年我唯一做对了的一件事。折腾了几年,我也攒了些钱,买了个小户型房,想着把日子再过好点,就把女儿接到武汉来。

  记:这么多年,你没有想过去找孩子的生父?不管怎样,他理应担负一部分抚养孩子的责任。

  花(很生气):别跟我提这个人,我当这个人死了!

  记:我明白你做母亲的心情,但从我个人多年从业的经验来看,这是你无法逃避的问题。迟早有一天,你女儿会主动问起她的父亲是谁,到时你还是得面对。

  花:所以我才想再婚,本来我是打算独身一辈子的……

  在学校里,我也教过不少单亲家庭的孩子,他们总被同学们欺负,普遍很内向,有些性格都扭曲了。那时候我就在想,以后我的女儿会不会被人骂成是私生女、野种。加上我收入一般,养个孩子不容易,也想有人来分担我的辛苦。于是,我开始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。

  以前交往过几个离异男人,原以为他们不会介意我的过去,但事实不是这样,他们挑三拣四,一听我是未婚妈妈就逃之夭夭。后来我就学乖了,先试着和对方培养感情,然后找机会把我的过去说出来。

  记:那你这样的做法成功没有过呢?

  花(迟疑了一会儿):没有。有段时间,我甚至放弃了女儿,想把她放在农村养大成人,自己单独在武汉立了户……可这一年多,我哥哥堕落了,喝酒,赌博,欠了一屁股债。嫂子整天以泪洗面,爸妈也管不了他。我没有办法,才把女儿接过来的。这期间,我认识了王任年,他真的是个好男人,值得托付终生。好几次我想告诉他一切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想着再等等,再等等。你肯定觉得我很自私对不对,我也是没办法呀,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不敢冒这个险。该说的我都说了,请你帮忙转告他吧,我不好意思亲口对他说出这些。接不接受我们母女,他自己拿主意,我尊重他的决定。

  记者

  手记

  接纳和尊重的重要性

  美国康奈尔大学曾有一项研究显示,未婚妈妈们大都选择终生不婚,它们宁可选择同居都不结婚,其主要原因是,未婚妈妈在婚姻市场中处于劣势,结婚可能不会带来生活状况的好转。

  在中国,未婚妈妈大部分基于传统观念和社会舆论压力,不敢或不愿承认自己未婚妈妈的身份。她们年龄普遍偏小,经济自立能力较弱,抚养孩子比较困难,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。于是,很多像花蕾一样的未婚妈妈选择了隐瞒未婚先孕的经历,寻找结婚对象,想通过婚姻的渠道来缓解自身面临的各种困境。

  无论是生存还是婚姻问题,未婚妈妈都需要社会的接纳和尊重,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。她们也有权利重新认识生活,回归社会。衷心希望花蕾能够正视和面对自己的过去,找到真正接纳她的另一半。(陈琳)

放大 缩小 默认


  海南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 新闻热线:0898-66810222 [使用帮助] [版权说明]
   第001版:首版
   第002版:要闻
   第003版:关注
   第004版:追踪
   第005版:人物
   第007版:评论
   第008版:关注
   第009版:城事
   第010版:三亚
   第012版:琼州人才风采
   第013版:社会
   第014版:城事
   第015版:社会
   第016版:热线
   第017版:国内
   第018版:国内
   第019版:国内
   第022版:国际
   第023版:国际
   第025版:财富
   第026版:股市
   第027版:体育
   第028版:体育
   第029版:彩票
   第030版:彩票
   第031版:早茶
   第032版:家庭
   第033版:情感
   第036版:读书
   第037版:悦读
   第038版:网闻
   第039版:第十二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
   第040版:娱乐
花般的女友竟然是未婚妈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