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6版:中国焦点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2008年5月8日 星期  上一期    下一期  [ 标题导航 ] [ 版面导航 ]
     
放大 缩小 默认
阜阳市副市长杜长平又被质疑
当年曾因“奶粉”事件被处分,这次又签署了被认为“以谎言辟谣言”的新闻稿
杜长平(资料图片)

  2004年“大头娃娃”事件后,杜长平称“我不想去引咎辞职,我还想继续干下去,我想找到了工作的薄弱环节和缺点是为了改正,是为了加强。”

  从第一例患儿死亡到感染肠道病毒EV71疫情发布,一共经历了28天。

  28天内,疫情和谣言互相裹挟,在安徽阜阳传播。当真相被公开时,已有700多人感染,10多个孩子死亡。

  历史惊人相似———第一个将疫情上报的阜阳医生,就是4年前揭开“大头娃娃”事件的人;而这次签署了被认为“以谎言辟谣言”的新闻稿的官员,正是在“奶粉”事件中被处分的阜阳市副市长杜长平。

  上报,还是不报?

  贾帅帅这个不到两岁的、可爱的男孩,死于2008年3月28日傍晚。1小时后,死神用同样的方式带走了另一名“重症肺炎患儿”———两岁的方雨倩。护士告诉刘晓琳,前一天病房里死去的一个孩子,与这两人情况相像。

  “普通重症肺炎表现为右心衰,而这3人都是左心衰竭肺水肿。”刘晓琳说。 在要不要向院方尤其是市卫生局汇报的问题上,57岁的刘晓琳有过犹豫。2004年年底,震惊全国的阜阳劣质奶粉导致“大头娃娃”的事件,就是从这家医院的小儿科传出去的。“当时,我们主动找到媒体,期待能对公众起到教育、警示作用。但最后舆论铺天盖地地压过来,我们成了罪人。”刘晓琳说,“如果这次的事件也有意外,我会不会又给市里添麻烦?”

  3月29日,同样的病症,同样在几小时之内,两个孩子死去了。刘晓琳不再为上报而犹豫,阜阳市卫生局获悉了这个消息。3月31日卫生厅从安徽省疾控中心派出的专家抵达阜阳。“但那两天没有出现相似病例,他们就回去了。”刘晓琳叹息说

  一名医生透露:早在3月上旬,阜阳市几家医院就陆续收治了此类“怪病”患儿。他们大都被诊断为呼吸道疾病,却又与典型肺炎症状不完全吻合。但直到半个月后,这种异常情况才被注意。

  新闻稿:“情况并非异常”

  4月4日,包括安徽省疾控中心主任任军在内的专家再赴阜阳调查,采样化验。一个家长站了出来———当晚,张曼丽的父亲答应,将孩子的遗体捐献给医院。但最终,这些专家的结果依然是“不能确诊”。接着是第三批、第四批……调查在继续进行。

  专家调查过程中,大批疑似患者涌入了阜阳市人民医院、第二人民医院。这种混乱又增加了感染的危险性。接受采访时,中国疾控中心与北京地坛医院传染科的专家们都表示:虽然成人往往不会发病,但经过与患者密切接触后,有携带病毒的可能。这种隐性感染者如果四处流动,就会成为一个个长着脚的传染源。

  如同病毒,流言也在城中传播。有人说这是猪的口蹄疫传到人身上了,有人说是“人禽流感”,还有的直接说“小儿非典”来了!

  4月15日,一篇名为《有关人士就近期阜阳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较重患儿问题答记者问》(以下简称《答记者问》)的报道,同时出现在包括《阜阳日报》、阜阳电视台等当地主要媒体上。报道是问答式,没有记者署名,也没有注明谁是回答者。

  “答者”对阜阳市民称:“最近市里的确收治了几例呼吸道感染并且有严重并发症的患儿,有几例已经死亡。春季是呼吸道疾病高发季节,今年与前几年比较,发病水平并没有增高,此种情况并非异常。”

  对“此病有传染性吗”的疑问,这份新闻稿解释到:“经疾控中心专家流行病学调查,表明这几例病没有相互传染联系……患儿家庭及他们所接触的人群,至今未发现类似症状的患者,请转告群众不要担心。”而对“是正常现象吗”的问题,回答是“和正常年份同期相比,没有特殊性”。

  但此刻,一群流行病学、临床、检验专家正在紧张工作中。安徽省卫生厅已向卫生部求援。《答记者问》在电视上播出时,卫生部派出的首批专家就在赶往阜阳的路上。16日凌晨,他们到达了阜阳。

  谁签署了这份新闻稿?

  新闻通稿源于一份6页的打印文件,它在4月14日被发至阜阳主要媒体。第一页的抬头正中央上签着“请××安排刊发———杜长平,14/4”,其后还有第二人的签字———柳廷峰。

  文件的前两页是一篇题为“媒体采访疾控中心专家”的文章。就是此文以《答记者问》的形式,一字不差地出现在阜阳媒体上。签字者杜长平,就是2004年因“大头娃娃”事件受到行政记过处分的阜阳市副市长。2004年春,安徽阜阳市189例婴儿因食用劣质奶粉,陆续患上一种怪病———“大头”,其中12人死亡。当时,《信息时报》采访杜长平时,杜称“我不想去引咎辞职,我还想继续干下去,我想找到了工作的薄弱环节和缺点是为了改正,是为了加强。”

  疫情公开后,有媒体质疑《答记者问》涉嫌“以谎言辟谣言”。安徽省卫生厅新闻办副主任冯立中表示:《答记者问》不是阜阳市政府提供的,而是专家组的意见。当时社会上谣言比较多,卫生厅和阜阳市政府都认为有必要先公布一些信息。但“《阜阳日报》报道不全面———实际上,专家组的初步诊断意见是呼吸道感染和手足口病。”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得到了那份文件,与《阜阳日报》刊登的文章进行对比后确定,两者完全一致———“手足口病”始终没有出现。

  另有媒体报道:文件的第二位签字者———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柳廷峰称,4月14日,专家组初步调查结果为“排除非典、禽流感,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”,也没有提到手足口病。

  是专家没有知会阜阳市?还是阜阳官员隐瞒情况?5月6日,阜阳市卫生局和疾控中心两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:专家没有给出手足口病的结论。

  4月15日过后,请假的孩子纷纷被送回了幼儿园,或者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。但也有细心的家长发现:接下来的两天里,一些幼儿园和医院门口悄然贴出了“关于手足口病的防治措施”的宣传单。

  16日,阜阳市颍泉区区直幼儿园召开了“紧急会议”———该园一名叫王震雨(音)的3岁男孩前两天死去了。直到孩子的奶奶来索赔,老师们才知道,他是因“怪病”夭折。幼儿园开始每天给孩子量体温,检查上颚和手足,并每天喷撒“84消毒液”。只要有孩子稍有发热,便让家长领回。这些措施,园方没有任何解释,让家长们莫明其妙。原定18日上午在该园举行的“如何预防春季上呼吸道疾病”的专家讲座也“因故取消”。

  “我们没有发布疫情的权力”

  4月23日,卫生部专家组最终确定,导致传染病的病因就是EV71病毒,由它引起的手足口病,导致22个孩子死亡。

  病原体被确定的消息被放在了安徽省卫生厅网站“卫生信息”分类的“综合新闻”栏中,但这个位置并不醒目。5月6日早晨7点30分,记者从该网站上点开了它,网页记录显示:13天里此条消息“被阅读1379次”。此时,阜阳的感染人数已接近了5000名。

  4月24日,《安徽日报》报道了省卫生部网站上的这条消息。但公众常读的《新安晚报》《安徽商报》《江淮晨报》《合肥日报》等报纸,以及当天的阜阳市大部分媒体,都未提及这条消息。面对“迟报瞒报误报”的质疑声,阜阳市疾病控制中心副主任万峻峰多次称:阜阳历史上没有出现过手足口病疫情,也没有实验室检测能力,因此从发现疫情到确定疫情需要一段时间。“我们没有得到卫生部或卫生厅的授权,是没有发布疫情的权力的。”阜阳当地另一位官员透露。

  在25、26日这两天的“媒体空白”中,又有179个孩子患病,1个孩子死去了。27日新华社发布了通稿,但次日的安徽省内媒体再次大部分失语。 (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)

放大 缩小 默认


  海南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 电话:0898-66810731 [使用帮助] [版权说明]
   第001版:头版
   第002版:第一阅读
   第003版:重磅新闻
   第004版:重磅新闻
   第005版:城事播报
   第006版:热点酷评
   第008版:社会广角
   第009版:社会广角
   第010版:社会广角
   第012版:农垦新闻
   第013版:南国奥运宝宝选拔大赛
   第014版:热线互动
   第015版:中国焦点
   第016版:中国焦点
   第017版:骄奥
   第018版:体育新闻
   第019版:骄奥
   第020版:财富·财经
   第022版:财富·股市
   第023版:南国彩经
   第024版:南国彩经
   第025版:早茶闲品
   第026版:网络热点
   第028版:情感故事
   第030版:娱情星事
   第031版:娱情星事
   第032版:世界热点
阜阳市副市长杜长平又被质疑